欢迎来到秒速赛车官网!

热线电话: 400-113-6697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“我当时对钱还没什么概念

  2019年1月,中国著名时装设计师郭培参加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2019春夏高定大秀的消息开始在朋友圈刷屏。郭培是玫瑰坊创始人、首席设计师、中国高级时装定制第一人。她也是中国第一个被巴黎高级时装工会邀请,在巴黎高级定制周上发布作品的服装设计师,曾连续三届荣获“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”服装金奖,其作品在澳大利亚博物馆展出并收藏,是中国时装设计界的标杆人物。

  除此之外,连续十多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主持人和演员服装都出自郭培之手,而且她也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颁奖礼服的设计者,并入选美国《时代》周刊2016年全球100位影响力人物榜单。从业30多年,郭培的服装设计生涯实际上也是中国的服装设计发展史。接受本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她表示,自己的目标就是要通过作品向世界展现中国文化的魅力。

  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,郭培就处于持续的忙碌中。2018年10月13日起,郭培的《Guo Pei:Couture Beyond》艺术展在温哥华美术馆举行;随后,由新西兰纪录片大师耶拉特·布莱特凯利执导、聚焦郭培成长经历的个人纪录片《Yellow Is Forbidden》将参加第9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;在即将到来的1月底,她将再次参加巴黎高定时装周,而这将是她近三年来第7次登上这个国际舞台。

  尽管如今已经是获奖无数的国际级服装设计师,但郭培说,自己走上这条路完全是个意外。小时候每每看到妈妈做衣服,郭培就喜欢在旁边观看和摸索。她告诉记者,后来她用到的一些刺绣针法,都是从小在母亲那里耳濡目染学到的。“我小时候就想,我将来能做这么漂亮的衣服就好了。”

  1986年,郭培从北京第二轻工业大学毕业,她是中国第一届服装设计专业的毕业生。“那时,中国还没有时装的概念,设计非常好做。”郭培坦言,那时基本上她设计什么,顾客就会喜欢什么。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早期,郭培是其最早的会员之一,她也成为我国的第一代时装设计师。

  早年在为某大服装品牌担任首席设计师期间,郭培感受到了自己在服装设计方面的天赋。那时,她“设计什么火什么”,几乎没有库存。她曾推出过肥大的萝卜裤和灯笼裤,很快这样的款式便满街都是。当时郭培最畅销的一款作品被她戏称为“嬷嬷服”,在3年内卖出了5万件之多。那是一款带帽子的大衣,中腰有两个兜。

  郭培笑言,当年走在大街上,10个人中至少有一个人穿的是她设计的衣服,撞衫是常有的事。这份工作给年纪轻轻的她带来了不菲的收入,但郭培慢慢地对成衣设计开始感到不满足。“渐渐地,我觉得没意思了,感觉在重复。有时候在我自己的货场,我会故意绕着走,因为我不想看到自己的设计。成衣做了10年,我特别想做一件漂亮的礼服。这是我小时候的梦想。”

  十年的磨砺,让郭培觉得自己具备出来闯一闯的实力了。1997年,带着之前攒下来的60万元存款,郭培自立门户成立了玫瑰坊。据她介绍,那个年代的首席设计师不单只负责设计,从打版、进货、采购,到成本预算、面料选定、市场销售,甚至连橱窗布置,每个环节都要亲力亲为。

  郭培又是一个特别随性的人,她说当初选择做高定时,完全没想到将来能不能赚钱,因为市场前景谁也说不准。“我当时对钱还没什么概念,就是想做自己理想中的漂亮裙子,也不用考虑这些裙子能不能卖出去。”郭培说,她当时的打算是,这60万元能花两年就不错了,哪怕一分钱不挣,至少自己潇洒了两年,大不了再回去设计成衣。当然,郭培有自己的底气。彼时的她已经结婚,而丈夫也很支持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  2006年,郭培推出了自己的首场高定秀《轮回》。《轮回》的灵感来自于郭培无意间在法国战争博物馆看到的一件展品——拿破仑的衣服。《轮回》的压轴礼服叫做“大金”,这件礼服光芒万丈,常被视作郭培作品中最著名的一件。这件超级豪华的艺术品创造了很多纪录:28000颗人手钉绣的银扣、数千轴欧洲银线多斤的重量。

  虽然设计这件礼服郭培只用了几小时,但衣服由100个绣工忙碌了3个月,花费了团队5万多个小时,若折算成一个人的工作时间的线年。但郭培就是这样的“完美主义者”,在她看来,高级定制就是所有细节都要做到完美、360度无死角。

  “好的作品自己会说话。”在郭培看来,一件时装可能是冰冷的,但当它被赋予了爱和感情时,它就有了温度。从2008年奥运会的颁奖礼服、2009年艺术家宋祖英在春晚穿着的可以在瞬间“开花”的礼服裙、再到2015年国际巨星蕾哈娜身上那件轰动世界的“龙袍”,郭培的作品逐渐为大众所熟知,不仅帮助中国人认识时尚,更帮助世界了解中国。

  而为北京奥运会设计服饰可以说是郭培设计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。2008年,由她设计的“宝蓝色”“国槐绿”“玉脂白”3个系列共285套礼服获得了北京奥运会颁奖礼仪服饰一等奖。这些礼服历时一年的设计修订,11万个小时的制作工时,它们在奥运会的302场和残奥会的472场颁奖仪式上共亮相774次。

  郭培坦言,在3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,这是她做过的历时最长、难度最大的一次设计。她说,奥运服装也许不是她的作品中最漂亮的,但却是最用心去做的。“那一年,改稿四次,画了近百张设计图,作品经过七次交审和无数次专家评审,光样衣就制作了40多件,每件都是采用高级定制的做法。因为要考虑的细节太多了。”她解释道。

  谈及设计时的考虑,郭培说,颁奖现场的礼仪服装要体现仪式感,设计上又不能完全突出服装本身,因为服装太花哨会转移人们的注意力。那段时间,郭培带着几十人的团队不分昼夜地赶工,最忙时连续3个昼夜都没有合眼。最终,她设计的奥运礼仪服饰大放异彩。

  在工作中,郭培是忙碌的,但在生活中,她却很从容,从来不会让自己的生活处于火急火燎中。迄今为止她已经参加了6次巴黎“高定周”发布,每次发布的主题都是计划好的。从初次进入“高定周”的《庭院》、到强调奉献精神的《传说》、再到诠释时间与空间的《建筑》,郭培的自我表达越来越清晰。

  如今,郭培已经是巴黎高定周的常客,她俨然成了中国高级定制的“国际代言人”。而2017年的那次巴黎之行让她格外印象深刻。

  2017年1月25日,郭培在巴黎发布了2017春夏系列《传说》,当时她专门去拜访了巴黎周边的一百多家手工作坊。其间,她在一个帽子作坊看到一位已年过七旬的老人,他家的帽子已经传承到了第三代,但整个店里就只有他一个人,这位老人还在用爷爷那一代传承下来的工具制作,没有新的模具,独立面对竞争残酷的市场。这让郭培感到很心酸。“手工技艺的失传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问题,不止是在中国。”

  《传说》展出结束后,有观众在后台等了两个多小时,只为了和她说一句:“你的作品把我感动哭了。”这让郭培很感动,她感到了美是跨国界的,设计师这份工作是受人尊重的。

  郭培有这样一个梦想——让每一个女孩都拥有自己的中式嫁衣。她把面对高定作品时的极致美学融入到嫁衣设计之中,用嫁衣的美感来传达对爱情、对婚姻、对传承的线多年,郭培最大的心得就是,中国文化是中国设计师最大的靠山,就如同自己的血液一般。“正所谓‘民族的就是世界的’,只要把我们民族文化中认为美的东西展现出来,就能感动别人。”她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,向世界展现出中国文化的魅力。

  谈及与高级定制的缘分,郭培说:“我热爱高级定制,因为它是一种生命的停驻。多年后它的存在就是时光的回眸。到那时,它能再现逝去的辉煌,能重新演绎我曾拥有过的幸福,以及我曾创造过的美好。”

  郭培:如果从全世界来看,今天我们已经属于站在世界舞台上的一个高定品牌。但在西方人眼里我们是个“奇葩”,他们不知道你从哪儿来,研究不出你属于哪个门派或体系。无知和无畏或许就是我们最大的勇气。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做自己,把你觉得美好的东西分享给大家,这样总会感动别人。

  郭培:我喜欢苛刻的客人,他们会使我的设计水平不断提高,这种碰撞让你很有成就感。

  郭培:我的服装成本基本要超过十万元。因为它需要很多的时间,这些时间就好像我们的生命一样。一件服装如果以一个人的工时来算,可能要历时两年左右的时间来完成,那么这两年就好比是他生命价值的投入。这种价值不是我们能用金钱的概念来衡量的。我们有几百个员工,一年的生产量不超过2000件,生产量很低,贵是自然的。

  郭培: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经历了中国时装、时尚行业的诞生,在我相当长的摸索时期里,当时的消费者和年轻人给了我非常大的包容。“名”不是给你带来结果,而是在你做出结果后给予你的肯定,你肯定不能带着“名”去做事情,你不能让它成为一种负担,我每次获什么奖,我第二天就把它忘了。

上一篇:可放在地上或挂在墙上展示 下一篇:好乐家 整体厨房爱格总裁签售震撼来袭